回到二十年前,腾讯音乐(TME)总裁兼首席技术官谢振宇,并不知道自己将会成为在线音乐行业里走得最远的那几个人。

走得远的人,往往会遭遇路途的煎熬和打击。2022年1月6日,国家版权局要求数字音乐相关企业除特殊情况外不得签署独家版权协议。对于腾讯音乐以及谢振宇而言,又是一次行业大变革。

在线音乐行业发展,也是一部野蛮生长史。盗版横行曾经严重影响了音乐产业的健康发展。直到2015年,国家颁布“史上最严版权令”,盗版现象才得到有效抑制。但同时,各大音乐平台之间也开始了“版权混战”,没有版权优势的音乐平台往往被整合或者直接走向末路。

进入2021年,在线音乐市场出现了重大变化。阿里巴巴(旗下的虾米音乐正式关停,由此在线音乐市场形成了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9899.HK)二者“一超一强”的局面。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分别背靠腾讯(0700.HK)、网易(9999.HK)两棵大树。

只是,留下来的日子也过得并不舒坦。2021年7月,推行独家音乐版权合作的腾讯音乐就被国家市场监督总局处罚。

随着独家音乐版权被打破,未来在线音乐市场格局将如何?网易云音乐能否追上腾讯音乐呢?

千禧年间,谢振宇创办了“搜刮音乐网”(下称“搜刮音乐”)。就读中山大学计算机专业的谢振宇,毕业后去招商银行做了几年技术工作。然而,耐不住“金饭碗”的寂寞,他选择创业。作为国内最早的专业在线音乐搜索引擎,搜刮音乐在推出后便获得了大量流量。

相比刚起步的搜刮音乐,2000年丁磊创办的网易已经登入纳斯达克,丁磊不会想到多年后他们会被百度替代。而此时的马云,刚拿到软银的投资。

同一年,李彦宏拿着美元基金的投资,回国创立了百度公司。面对如日中天的搜刮音乐,百度曾想将其收购,然而谢振宇对于李彦宏抛出的价格并没有接招。

百度在2002年上线搜索业务,网民们不仅能通过百度的网页找到自己喜欢的歌曲,还能通过“百度音乐掌门人”将自己喜欢的歌曲重新进行分类,做成自己的专辑。

百度MP3凭借着百度强大的品牌和流量优势,迅速吞噬了大量市场份额,对搜刮音乐网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无奈之下,谢振宇不再局限于网页音乐领域。2004年推出的酷狗音乐,凭借人性化的产品创新和用户体验,在推出后不到半年时间,就达到了10万人同时在线的骄人成绩。

然而,百度MP3搜索业务还未能在音乐市场占据足够长的时间,很多人也纷纷看中了在线音乐这个市场。才刚大学毕业的郑南岭就是其中一位佼佼者。

2002年,国内使用最广泛的播放器要属国外开发的Winamp2。由于软件是英文界面,使用时还要进行汉化,国内用户使用起来很不方便。

为了让音乐播放器更加符合国人的使用习惯,郑南岭设计了“MP3随身听”。后来又出于对歌曲《千千阙歌》的喜爱,郑南岭便将“MP3随身听”改名为“千千静听”。资源占用少,界面美观,那时候千千静听几乎成为每个人电脑上的“装机必备软件”。

2005年之前,百度MP3凭借百度这棵流量大树成为在线音乐市场老大,千千静听和酷狗音乐紧随其后,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然而时代在变,规则在变。2006年5月,《著作权法》关于网络环境下版权保护的规定进一步具体化。

2005年开始,“三足鼎立”的局面开始被打破,数字音乐行业大爆发,在线音乐进入了诸侯争霸的局面。

这年,百度创始七剑客之一的雷鸣踩准了互联网音乐的大浪潮,回国与同学怀奇一起创办了酷我网。然而,酷我的第一个音乐管理器却在高潮过后遭到冷遇。为了弄清楚其中的原因,雷鸣在大学门口逢人就询问原因,历时3个星期,终于弄清楚其中的原委。人们这样反馈到,“搜索用百度,下载用迅雷,播放再用酷我,太麻烦了!”

这难不倒雷鸣。半年后,他将搜索、下载和播放3个功能集于一身的酷我音乐盒正式上线了。

在酷我音乐上线年,如今还在音乐市场叱咤风云的也开始进入在线音乐这个市场。在依托腾讯QQ获得大量用户流量的同时,还推出了“绿钻服务”。曾经是谢振宇觉得特别难缠的对手,毕竟腾讯拥有超强的模仿能力。

第二年,在线音乐又迎来了一个兴致勃勃的新手。2006年,曾在阿里巴巴工作过的王皓带领几个有音乐梦想的人一同创办了虾米音乐网。他们怀着有朝一日小虾米也能干掉巨鲸的梦想,坚持让虾米主打时尚和品位音乐。专业的音乐社区也让虾米深受高端音乐用户的喜爱。

能够出现这样繁荣的景象,其实与当时的版权保护力度不够密切联系。互联网刚刚兴起的那几年,一首歌往往只需要鼠标轻轻一点,便可以传遍大街小巷,虽然国家也出台了一些版权保护的政策,但数字音乐使用的相关法律法规始终不够完善,音乐行业盗版现象泛滥。

2005年的百度,可以说因为百度MP3搜索业务而一度官司缠身。在这一年,国家版权局发布了《互联网著作权行政保护法》,重点规范网络服务运营商的版权行政责任。

在政策的支持下,百度先是因为侵权被上海步升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起诉,被判停止在网站上提供涉案歌曲的MP3文件下载服务。后来又因为侵犯了香港七大唱片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而被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67万元。

做盗版歌曲搜索让百度官司缠身,百度便想到用音乐播放器布局音乐市场,收购千千静听成为百度的目标。

那时候,千千静听也遭遇了困境。随着网络的加速,越来越多的用户不再需要本地播放音乐,用流量在线听音乐方便又快捷。但是千千静听是一款本地音乐播放器,已经无法满足用户在线听歌的需求。此时,千千静听又面临酷我音乐、酷狗音乐、等音乐平台的强势夹击。2006年,千千静听选择了卖身百度!

两年后的2008年,几个喜欢千千静听的程序员模仿千千静听创作出新的音乐播放器“天天动听”。

又过了几年,2013年,网易创始人丁磊在远处看着这如火如荼的在线音乐市场也坐不住了,于是网易云音乐诞生。

网易云无疑是音乐平台中的“黑马”,出场最晚,但直到今天却是唯一一款可以与腾讯音乐相抗衡的音乐软件。

这是一个群雄逐鹿的年代,各家音乐平台烽烟四起,都在不断创新产品抢占用户。然而音乐平台大混战,在给数字音乐市场提供机遇的同时,也为日后的版权争夺留下了巨大的隐患。

混战中隐藏的问题是,各家音乐平台并未重视和取得版权,而对音乐作品版权的拥有率,将决定各玩家在接下来的竞争中的地位。

事情,需要从2011年开始说起。2011年,一封公开信给在线音乐行业投下了一颗炸弹。高晓松、张亚东等知名音乐人发表公开信讲到,“直到今天,互联网盗版音乐占据了几乎100%的市场,我们失去了依靠音乐版权收入再生产音乐的最后阵地。行业凋敝,人才流失,梦想破灭,尊严全无。”

这份公开信引起了一些有版权意识的企业家关注。海洋音乐集团的创始人谢国民意识到了一个商机。

2012年,各个音乐平台忙着混战的时候,谢国民趁着音乐市场盗版猖獗,唱片公司生计困难之际,提前与近100家唱片公司达成版权合作,拥有正版歌曲数量近2000万首。这为海洋音乐在日后的版权争夺战中备足了粮草。

2013年开始,整个在线音乐行业在版权和资本的压力下,正式进入到如火如荼的行业兼并期。

2013年,虾米音乐被阿里巴巴收购。2013年底,雷鸣创立的酷我音乐则被谢国民以近1亿美元揽入怀中。

对于谢国民而言,收购酷我音乐只是开始。他找到谢振宇,游说谢振宇与雷鸣结束战争,与海洋音乐一起结成联盟。

谢振宇意识到,大量的音乐版权已经被谢国民买下的情况下,酷狗音乐没有巨头可以依靠难以实现生存发展。

2015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盗版猖獗的局面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中国国家版权局发布“史上最严版权令”,要求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行为,这也标志着音乐版权时代的到来。

版权令下发仅2个月时间,各大在线音乐平台下架的歌曲就达到220余万首。从此,版权竞争成了在线音乐平台获得统治地位的杀手锏,市场竞争格局也将由此改变。

此时,马化腾的已经走过十个年头。虽然与中国音乐集团的海量版权相比,的版权数量稍为逊色,但其背后腾讯的财力也是海洋音乐望尘莫及的。大量购买版权耗费了中国音乐集团的财力,中国音乐集团又暂时无法凭借自身的力量实现盈利,与中国音乐集团正好可以优势互补。2016年,中国音乐集团投入腾讯的麾下,与合并,成立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至此,腾讯音乐不仅拥有自家的歌曲版权,还拥有了谢国民之前买下的2000万首歌曲的版权。

2017年,腾讯音乐更是集齐了环球、华纳、索尼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腾讯音乐在音乐版权的垄断地位再无法轻易撼动。而那些没有音乐版权的平台轻则损失惨重,重则出局。

2015年,虾米音乐与天天动听(阿里2014年收购)合并组建阿里音乐。在版权上无法取得竞争优势的阿里,请来音乐圈资历较深的高晓松加盟阿里音乐,然而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缺乏竞争优势的虾米音乐,走得很艰难。

2018年12月12日,腾讯音乐在纽交所成功上市交易,当日收盘价14美元/股,市值高达228亿美元。敲钟现场,已经是腾讯音乐联席总裁的谢振宇和海洋音乐创始人谢国民、酷我音乐创始人雷鸣一起,敲响了腾讯音乐上市的钟声。

2018年10月,因和腾讯音乐转授合作到期未能续约,虾米音乐不得不大规模下架索尼、华纳和周杰伦曲库,后来又丢了环球的版权。

三大唱片公司的版权虾米都没能握住,独立音乐人又陆续转移到腾讯、网易云等音乐平台上,这使得虾米音乐难以为继。

易观千帆数据显示,2020年11月,虾米音乐的月活用户仅有993.6万人,而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的月活用户分别为2.54亿人、2.51亿人、1.57亿人和1.14亿人。

虾米音乐月活用户量逐渐萎缩,已经不是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对手。那个曾经怀揣着“小虾米能够吃掉大鲸鱼”梦想的虾米音乐也终究是成为了一代人的回忆。

2021年1月,虾米音乐就关停给出的解释是:由于在发展过程中错失了一些关键机会,导致在音乐版权内容的获取上没能很好地满足用户多元化的音乐需求,只能很遗憾地和用户说“再见”。

说到底,在腾讯音乐大力构筑版权优势的时期,虾米音乐错失良机。缺少版权,成为压垮虾米音乐的最后一根稻草。

虾米音乐关停后,在线音乐行业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一超一强”的竞争格局更加明显。在版权的道路上被腾讯卡死后,网易云音乐开始了其它方向的探索,例如在产品中添加社交元素、音乐交友功能、打造爆款单曲等。

在2019年4月,网易云音乐又打造出名为“云村”的音乐交流社区,主打信息流内容推荐。这种差异化的特色优势使得网易云逐步累积了一些忠实的用户,形成与腾讯音乐截然不同的风格。

然而,情怀不能当饭吃。对于音乐平台来说,歌曲的版权永远是最重要的。网易云音乐和腾讯音乐在版权的争夺上早已是水深火热,甚至一度撕破脸皮。

2018年,网易云音乐因侵权周杰伦的歌曲,被腾讯音乐告上法庭,最后以网易云音乐赔偿腾讯音乐85万元作为终结。

2017年,在国家版权局出台“全面授权,避免独家版权”的行政指导意见后,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在2018年达成99%的版权合作,但是在那能够占据大片音乐市场的1%上,腾讯音乐却始终不肯放手。

对此,丁磊也很无奈地表示:“在拿版权方面,我们一直的态度都是愿意花钱,但问题是目前国内‘个别厂商’不愿意卖。”

根据腾讯音乐的财报显示,在2019年、2020年,腾讯音乐的总营收分别为254.34亿元和291.5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9.82亿元和41.55亿元。腾讯音乐已经实现净利润的增长。

反观网易云音乐,2019年和2020年的总营收分别为23.18亿元和48.96亿元,净利润却亏损了20.16亿元和29.51亿元,尚未实现盈利。

就算现在独家版权已经解除,网易云音乐似乎有了赶超腾讯音乐的机会,但取消独家版权实际上是一种无差别的打击。网易云音乐后续也需要花费更多资金用于购买音乐版权。

此外,二者市场占有率悬殊依然很大。根据网易云音乐招股说明书显示,2020年腾讯音乐的市场份额占比已经达到73%,而竞争对手网易云音乐的市场占比则达到了20%。网易云音乐要想追赶上腾讯音乐,道阻且长。

回顾在线多年的斗争中,版权问题始终是各家音乐平台无法绕过的“坎儿”:成也版权,败也版权。

近年来,全球及中国在线音乐市场都处于高增长态势。反垄断的大背景下,在线音乐市场已经打开了大门。觊觎这一市场的抖音、快手也已经拍马而至。腾讯音乐及谢振宇,未来面临的不仅仅是网易音乐这一个强劲对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征探科技”(ID:tectech6),作者:熊庆,编辑:万佳丽,36氪经授权发布。原标题:《中国在线音乐“宫斗剧”,一部版权斗争史》

近日,字节旗下音乐app汽水音乐登陆应用商店,“没名没分”的抖音神曲正式杀入国内音乐流媒体市场。不仅字节,去年快手也上线了在线音乐app,B站也宣布要做音乐厂牌,大厂怎么又开始搞音乐了?虾米阵亡之后,现在入局会有什么新机会?

「ElasticRun」是一家专注于连接大型公司和印度的“基纳拉(Kirana)”小店。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